文章
  • 文章
搜索
首页 >> 期刊中心 >>馆藏建设 >> 儿童沉浸式经典阅读推广——以常熟图书馆为例
详细内容

儿童沉浸式经典阅读推广——以常熟图书馆为例

时间:2023-05-19     作者:范雪珂【原创】

经典阅读推广是阅读推广的重要内容,当前,沉浸式阅读体验成为公共图书馆探索阅读推广的新路径。现以常熟图书馆开展的儿童沉浸式经典阅读推广活动为案例,分析沉浸式儿童阅读推广活动的特点、设计思路和活动成效,并从构建儿童经典阅览室、编写儿童经典阅读书目、打造阅读推广队伍、整合文化场馆资源四个方面提出创新儿童沉浸式经典阅读推广活动的建议。

 

阅读,与经典同行,是王余光教授倡导经典阅读,举办阅读推广讲座的标志性题目。现如今,经典阅读推广已经在高校普遍开展,但还未在儿童群体中广泛推行,因此,公共图书馆如何推荐适合儿童阅读的经典书目,如何针对儿童的阅读特点和理解力,用儿童易于接受的方式解读经典,是儿童经典阅读推广面临的困境。2017年《朗读者》开播,在节目中,嘉宾选取名家经典,以朗诵的方式与观众分享经典作品的文学之美、生命之美。主题化、轻解析、跨时空、互动性的节目特点,在为观众带来沉浸式观看体验的同时,也为高校、公共图书馆探索经典阅读推广提供了新思路。2021年,文化和旅游部在《“十四五”文化产业发展规划》中提出创新沉浸式体验项目,加快沉浸式体验平台的技术创新[1]。因此,公共图书馆可以结合馆藏资源,尝试将沉浸式体验融入阅读推广,增强读者在阅读中的体验感,创新阅读推广方式。

儿童沉浸式经典阅读推广的实践

为了解公共图书馆探索沉浸式阅读推广的实践,笔者以常熟图书馆为例,对其开展的儿童经典阅读推广活动——“小小领读者”经典诵读分享进行研究。为开展经典阅读推广,常熟图书馆成立了经典阅读推广团队,邀请本市优秀教师、电台知名主持人指导少儿读者朗诵经典,打造沉浸式阅读体验空间;尝试将朗诵体验与经典阅读融合,组织亲子阅读体验活动,引导少儿读者重视经典、重拾经典、品读经典。活动主题共有三个,趣味小古文、传统古诗词以及红色经典诗词,通过沉浸式体验设计,儿童经典阅读推广活动呈现出不同的特色。

趣味小古文,减少文言文赏析的枯燥感

文言文古朴典雅,韵味十足,错落有致,读来朗朗上口,还可以结合器乐演奏。“小小领读者”经典诵读分享选取脍炙人口的小古文佳作,在理解内容的前提下,以朗诵、表演、绘画、续写创作等多元化的方式引导少儿读者阅读经典小古文。在“夏天里的小古文”经典阅读推广活动中,教师带领少儿读者理解小古文中字词的含义,使用小古文中的句式,尝试进行续写创作,如让大家以小古文《荷》中的“茎横泥中,其名曰藕”为例,以“其名曰……”的句式描述身边的事物。教师还携带了笛子,在演奏笛子的同时,邀请了一位少儿读者朗诵李叔同的《送别》,将“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的经典场景以演奏与朗诵的方式呈现在大家面前。在小古文“荷”经典阅读推广活动中,教师还选取了北宋理学家周敦颐的经典作品《爱莲说》,并结合荷花的生长特性和相关趣味谜语,让少儿读者在朗诵中感知荷的品质特征,同时增加了绘画创作环节,带领少儿读者创作了夏日莲花图。

将小古文作为经典阅读推广的内容之一,用朗诵的方式呈现行云流水般的词句韵律和古典文学中的古意,引导少儿读者在朗诵时感知文言文的魅力。

传统古诗词,传承中华优秀诗词文化

唐诗宋词是我国古代文学史上璀璨的明珠,许多家喻户晓的经典古诗词被列入小学语文课本中。尽管很多人都会背诵古诗词,却并不一定理解古诗词的内容与情感内涵,且在朗诵古诗词时存在拖拉等问题。很多人对经典古诗词的掌握仅停留在背诵层面,未能理解古诗词中所蕴含的情感和文化价值。对此,常熟图书馆以传统古诗词为经典阅读推广内容,教师在带领少儿读者全面理解诗词内容的基础上,创造沉浸式朗诵情境,引导少儿读者朗诵经典。如在《江畔独步寻花(其六)》经典阅读推广活动中,教师以春日花开为活动情境,配上适合春天的背景音乐,邀请少儿读者穿上汉服,提上花篮,拿上折扇,创造性地还原诗中春天百花开放、诗人踱步赏花的情境,并引导少儿读者在此情境中感受诗歌轻松明快的节奏以及诗人愉快陶醉的心情。

经典古诗词的阅读推广活动改变了原本枯燥乏味的课堂氛围,其以诗词情境触发少儿读者的感官,在聆听与朗诵中,用“花言巧语”般带有音乐性、感染力的朗诵技巧,创造了沉浸式体验环境,传递了诗词中的情感,表达出语言的美感。

红色经典诗词,赓续红色基因

红色经典诗词展现了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心胸与气度,以及施展抱负的雄心壮志。在经典阅读推广中,组织开展“阅读小书童”走进《读书台》栏目活动,朗诵红色经典,重拾峥嵘岁月里的记忆,重温革命历史中的情怀。如在“阅读小书童”走进《读书台》栏目活动之红色经典朗诵篇中,电台主持人为少儿读者开展了专业朗诵培训,少儿读者朗诵并录制了《沁园春·雪》《七律·长征》等红色经典篇目,将红色经典诗词中对信念的坚守、对理想的执着、对光明的向往,以及革命先烈身上的爱国主义、奉献精神等崇高品质,用饱含激情的朗诵传递给听众。

红色经典阅读推广活动在追忆红色经典历史时刻的情境下,在朗诵者和听众之间形成了双向情感共鸣,引导少儿读者传承红色精神,表达了爱党爱国的情怀,激发了听众阅读经典的动力。

二、儿童经典阅读推广案例中的沉浸式设计与成效分析

“导读+朗诵+体验”,创新活动流程

常熟图书馆在开展儿童经典阅读推广活动时,以“导读+朗诵+体验”的创意结构为设计方案,同时融入了游戏元素。沉浸式融合设计在公共图书馆阅读推广活动中已有实践,即创造沉浸式体验情境,融入游戏或与游戏有关的互动元素,鼓励读者深度参与阅读推广活动。

在导读板块,阅读推广人提前选择经典阅读书目(篇目),确定参与儿童的年龄范围。收集整理本场儿童经典阅读推广活动的创作背景、主要内容、社会影响,制作阅读任务卡片,准备阅读游戏闯关相关资料。在亲子阅读区,由阅读推广人带领儿童参照阅读任务卡片,一起阅读相应内容,观看影视资料,独立阅读图书。接下来再由阅读推广人指导儿童,或由儿童独立完成阅读游戏闯关。最后,儿童交流分享阅读感悟,阅读推广人给予其评价和奖励。

在朗诵板块,由儿童选择书目中喜爱的段落,阅读推广人则指导儿童朗诵,利用馆内空间,或文庙、美术馆、博物馆等公共文化场馆,录制朗诵内容。后期由馆员对儿童朗诵的音频进行编辑,并分享至“书香常熟”“百年常图”等微信公众平台。

在体验板块,阅读推广人设计了经典阅读图书的互动游戏,如情景话剧,在馆内的小剧场编排情景话剧,再现经典场景;制作文创,在亲子阅读区指导儿童合理利用经典图书中的卡通形象、经典场景等,制作文创扇子、文创杯垫、文创陶艺等。

兼具学习娱乐效果,营造沉浸式阅读体验

儿童经典阅读推广活动要具备学习和娱乐的双重效果。一方面,要让儿童在知识、文化、文学三个方面均有收获。让儿童阅读经典著作,理解、熟读经典段落,积累相关知识;让儿童了解经典著作中的文化,如通过阅读《论语》了解儒家文化,从《弟子规》中感悟家风家训,从而奠定自身的文化底蕴;让儿童通过完成阅读任务卡片中的任务和闯关游戏,以及参与儿童经典阅读推广活动,激发阅读兴趣,从而使其在课余时间进行延伸阅读,提升其文学修养。另一方面,要让儿童获得游戏化和情景化的娱乐体验。具体可以在导读板块融入游戏元素,结合任务卡片和闯关内容探索儿童经典著作中的内容,让儿童感受经典阅读的乐趣;以及在朗诵和体验板块让儿童在朗诵经典的过程中融入情境,在表演创作的过程中再现情境,以情境化演绎吸引儿童走近经典。

朗诵融合经典阅读,引起情感共鸣

朗诵即大声朗读,是用语言表现文字作品的创作过程。朗诵的三个要素为“言为心声”“言必由衷”“言花语巧”[2]。在儿童沉浸式经典阅读推广活动中,将朗诵与经典阅读相结合,有利于少儿读者实现对经典阅读作品的推广与深度理解,实现朗诵的“言为心声”与阅读的情感理解的结合,即将作者的心声用自己的理解和语言朗诵出来;教师要引导少儿读者将朗诵的“言必由衷”与阅读的主动性相结合,弄清楚自己为什么要阅读,以及如何在朗诵中融入真挚的情感,引起观众共鸣;教师还要引导少儿读者将朗诵的“言花语巧”和阅读的艺术魅力相融合,营造沉浸式情境,以恰当的背景音乐和抑扬顿挫的语言技巧,将经典作品的艺术性用声音表现出来。

创新儿童沉浸式经典阅读推广策略

利用馆内空间资源,构建儿童经典阅览室

鉴于少儿读者普遍存在“不知经典为何物”的现象,缺乏对经典人文价值的思考,有必要挑选适合儿童阅读的经典读物,构建儿童阅读经典的环境,这也是设计儿童经典阅读推广活动的基础。

利用馆内空间,开辟儿童经典阅览区。儿童经典阅读区的整体布局既要童趣活泼,又要古朴典雅,要体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厚重。儿童经典阅读书目的排架可以参考《中国图书馆分类法》,按照索书号依次排架;也可以根据经典阅读读物的主题或创作年代分类排架,以便少儿读者查找。儿童经典阅览区的区域可以分为阅览区、活动区、视听区,阅览区的桌椅要符合儿童的体形特点,材质环保,整体采光要明亮,以便少儿读者安静、独立地阅读;活动区是用于开展儿童经典阅读推广活动的区域,也为亲子阅读提供了场所,其是一个区别于阅览区的“静”,相对较“动”的区域;有条件的公共图书馆还可以设置视听区,配备AR、VR等设备,为少儿读者提供多种阅读体验方式,同时安装限时使用装置,以保护少儿读者的视力。

引入分级阅读理念,编写经典阅读书目

分级阅读在西方国家普遍实行。近几年,随着中文分级阅读体系的构建,其在政策和实践层面逐渐受到重视和运用。如2020年发布的《关于促进全民阅读工作的意见》指出“根据不同年龄段未成年人发展状况,推广阶梯阅读,建立阶梯阅读体系”[3]。2021年,国内第一个儿童分级阅读行业标准《3—8岁儿童分级阅读指导》发布。该行业标准为建立符合我国儿童阅读需求的阶梯阅读体系奠定了基础,为公共图书馆根据馆藏资源和儿童阅读特点,编写儿童经典阅读书单提供了参考。经典读物有很多,但并不是每一本都适合儿童阅读。挑选优秀的儿童经典阅读读物,需要专业馆员根据各个年龄段儿童阅读的特点,结合阅读推广委员会和学校教师的推荐书目,以及比较有影响力的图书推荐榜单,编写不同年龄段的经典阅读书目。另外,也可以邀请儿童阅读推广领域的专家、学校资深教师推荐阅读书目,以提高书单的专业性和可读性。

除了为少儿读者采购经典阅读资源外,馆员还要运用图书馆平台优势,组织儿童阅读领域的专家举办讲座或开展家长座谈交流会,引导家长明确儿童经典阅读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指导家长在良莠不齐的儿童书籍市场中挑选适合儿童阅读的经典读物。

发挥馆员专业素养,打造阅读推广队伍

培养一支馆员参与、热情服务、专业性强、趣味多元的阅读推广队伍。图书馆员是阅读推广的主力军,公共图书馆发展需要全能型的图书馆员,其不仅需要具备较高的图书情报素养和较强的信息检索能力,还要为儿童和特殊群体服务,对阅读推广活动、图书宣传营销等有着深入了解并能有效参与其中。儿童经典阅读推广活动要尽可能调动馆员的参与积极性,发挥馆员的专业能力和个人特长。如在导读板块,中文专业的馆员可以凭借自身的文学素养和多年的图书采编经验,配合采编部,结合儿童的阅读特点,挑选经典阅读推广图书,设计阅读任务卡片和游戏闯关内容。在朗诵板块,馆内朗诵团的馆员可以指导儿童进行朗诵。在体验板块,有舞台设计、广播传媒、美术基础的馆员可以带领儿童编排经典阅读情景话剧,设计制作经典阅读文创。另外,不定期组织馆员参加阅读推广人专题培训,增强馆员的阅读推广服务能力。

整合文化场馆资源,推动融合新发展理念

文旅融合为公共文化场馆实现转型发展,发挥协同联动作用提供了契机。策划儿童经典阅读推广方案,不仅可以利用本馆的馆藏资源和馆内空间,还可以和其他文化场馆联合组织经典阅读推广活动。例如,公共图书馆可以和文庙合作,在文庙开展儿童《论语》经典阅读推广活动,在导读板块,由阅读推广人在大成殿组织《论语》阅读任务和游戏闯关活动;在朗诵板块,儿童可以在杏坛朗诵《论语》,感受千年文化的熏陶;在体验板块,可以以文庙为舞台背景,身临其境,引导儿童编排孔子传道授业解惑的经典场景。在文庙组织儿童经典阅读推广活动,不仅可以吸引文庙参观游览的游客现场参与,还能引导大家了解文庙的历史,这对传统文化、本土文化“活”起来具有一定的推动作用。

综上所述,经典是一个民族或几个民族长期以来决定阅读的书籍[4]。阅读经典是一个人了解本民族文化,完善自我的重要路径。公共图书馆开展儿童沉浸式经典阅读推广活动,能够创新本馆阅读服务内容,吸引更多少儿读者参与到儿童经典阅读推广中来;能够改变社会中存在的经典阅读被忽视、儿童经典阅读内容良莠不齐、儿童阅读推广活动枯燥雷同的现象;能够培养儿童阅读经典的习惯,提升儿童的文学素养,坚定文化自信,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参考文献

[1]文化和旅游部.文化和旅游部关于印发《“十四五”文化产业发展规划》的通知[Z/OL].(2021-05-06)[2023-04-01].https://zwgk.mct.gov.cn/zfxxgkml/cyfz/202106/t20210607_925033.html.

[2]瞿弦和.朗诵艺术三要素[J].语言战略研究,2020,5(04):6-7.

[3]中宣部印发《关于促进全民阅读工作的意见》[N].人民日报,2020-10-23(04).

[4]吴晓东.从卡夫卡到昆德拉:20世纪的小说和小说家[M].北京:生活·读书·三联书店,2003:3.


站群导航
版权所有:《文化产业》杂志社    纠错电话:0351-4120998 邮 编:030001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迎泽区柳巷南路云路街2号  投稿邮箱:whcytg@163.com

晋ICP备2021019266号-1 | 国内统一刊号 CN 14-1347/G2 | 国际标准刊号 ISSN 1674-3520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 1400004000083 | 邮发代号 22-415 |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12377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法律顾问:郎俊杰/山西晋商律师事务所

www.whcyzzs.cn copyright 2017-2025

技术支持: 苍鼎天下 | 管理登录
返回顶部 分享按钮 seo seo